树人百草园全新改版,隆重上线!   树人百草园投稿须知   树人百草园栏目介绍  

您所在位置:首页>> 树人百草园 / 青春稚语 >>文章浏览

琐碎与须臾

作者:马方方 文章来源:河南科技学院新科学院旅管132班 发表时间:2015-12-07 点击次数

你看见了么,就在你低着头路过一排低矮的灌木丛时,有一朵轻巧的云像打翻的奶汁一样没有形状的在透蓝的帏布上蔓延开来,还有一架银灰色在阳光下散着刺眼光芒的飞机正轰隆隆的从头顶略过。你一定没有看见,因为你正低着头看着自己一前一后的脚尖,耳朵里放着单曲循环的音乐。

好像好多美好的时刻都在不经意间被忽视了,在那些零星琐碎的时光里我们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情,各自忙碌且不知疲倦的。奥,不。或许是在那些零星琐碎的时光里我自己一个人不知疲倦的忙碌着。

很喜欢一个穿越小树林去图书馆,走在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小道上。已是秋季,树叶开始疯狂的脱落,枯黄的叶子松松软软的铺在树脚和树脚的空隙里,像一条温暖且梦幻的毯子。最好是午后时分,阳光充足且不刺眼,那些残留在树梢上的叶子把阳光分割成不规则的形状,有时我走在斑驳的橘色光亮里,有时我走在被树木遮掩的阴影里。一半光明一半阴凉。心情也莫名的跟着交替起来。一会欢喜,一会忧愁。

好像特别喜欢宁静的事物,所以天色黑下来的时候内心会安全且孤单。会选择喜欢的歌曲单曲循环,把一只白色的耳机随意的塞在左耳朵里,歌词里有动人的情话,可惜不是说给我一个听。天气好了会有月亮空荡荡的挂在遥远的天空里。有一次和老朋友出去吃饭,嬉笑之间她突然惊叫一声说,快看月亮。我抬起头,一枚月牙白的弯钩幽幽的镶嵌在寂静的黑暗里。它周围似乎有朦胧的雾气环绕着,所以显得那么神秘和不可预知。我们俩都抬头注视了好久。还有多少人,能看到不能预知的美丽,却还有多少人在意。

会选择在天气寒冷的季节吃更冷的抄酸奶,抱着塑料杯的手指被冻的冰凉,可还是一脸欢喜的一勺一勺的往嘴里塞。我每次都点猕猴桃味。也不是多喜欢,只是因为喜欢一种东西不想试着去接受另一种。每次吃炒酸奶都和小z一起,因为我不喜欢一个人吃冰冷的东西,会觉得特别孤单。然后就和小z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抱着炒酸奶冻的手指头透凉。我们也没有什么可逛,就是来来回回的走,有时候也不需要说话。看到喜欢的围巾时会拉上她同样泛冷的手指跑过去摸摸,然后在扭头走掉。因为我不需要围巾,虽然我没有一条围巾。可是我喜欢让自己的脖子暴露在寒冷里。冷会让我有一种存在的安全感。

好像有越来越少的情绪和感想,夏季一过诗人的秋天就来了,可是我灵魂里的诗人喜欢活在有炙热阳光和暴烈雨水的夏季里。那个季节里有疯狂生长的绿色植物和阴晴不定的天空,心情不好时总会有一场雨水来冲刷一切莫名的情绪。小Y曾陪着我光着脚丫淋一场蓄谋已久的大雨。我们在空无一人的雨林里欢呼雀跃,把迅速在低处汇成的小河踩成飞溅的浪花,笑声高亢且肆无忌惮,因为这里没有人,没有人会压制我们的喜怒哀乐。

这些零零碎碎的故事占据了我许多的岁月,好像生命完整的版图都是由这些碎片拼凑起来的。故事和歌,眼泪和自由。有时候我大多数保持沉默,因为太多的话都会变成空气里多余的浮沉,我宁愿让多余死在喉咙里变成沉默的骨骸。

然后时光远了,讲故事的人老了。


[责任编辑: wangl 通讯员:张晓娜]

Copyright © 2001-2011 Shuren100.com 河南教育报刊社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ICP备050223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