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人百草园全新改版,隆重上线!   树人百草园投稿须知   树人百草园栏目介绍  

您所在位置:首页>> 树人百草园 / 落笔生花 >>文章浏览

随笔

作者:黄思远 发表时间:2014-03-28 点击次数

  确乎是想写些东西了。独自徜徉于文化长廊,看惯了莺歌燕舞,看淡了金戈铁马,看轻了宠辱得失。雨怒风吼,不过耳畔清曲;金迷纸醉,仅似浊露沾衣。不知那叶刚摇出芙蓉浦的轻舟欲往何方,是飞流千里方一日的江陵,还是暖风拂柳现白堤的西湖。自古美景似美人,刚毅之美者如王嫱,娇病之丽人有西子,艳媚之瑰者如玉环,清灵之佳人有貂蝉。然关外胡笛,西塞羌管,边陲壮歌,黄沙老海头,苍穹燕地足,此凄壮美景当拟为管弦,只堪铮铮,不解靡靡!江湖儿女剑自轻,纷争的往事早已随风飘散,但往事的纷争还尚未落定。太多的新还不够冷静,稍有些温度便滚烫沸腾,有多少蜀道吟者不知蓦然回首,还几处意气峥嵘不欲上高楼。堪不破红尘琐屑似缠丝,尚难悟心头陈杂拂难净。斩不断的如丝如缕,理还乱的有愁有恨。意难测的是庄周蝶舞,读不懂的有世态炎凉。冗杂的心早已不堪重负,放不下的又有几何?扪参历井仰胁息,一声长叹已逾霄汉之巅,醉卧长安,诗仙乃是谪仙!磐石千年,棱角作圆,蒲苇一时,纫丝何处,物尚如此,人何以堪?以一日为标尺,分秒勿失;以期年为量器,日月为珍;以甲子为道标,数载堪惜;如是,以百、千年为量器,何物于我为重焉?人有自醉,禅必自悟。性本初原,无为不争,出世入世一如月晦月朔。醍醐何在,把与吾饮,意已至此,不堪复言!风似低吟,有人走在长廊远方……

[责任编辑: 水月]

Copyright © 2001-2011 Shuren100.com 河南教育报刊社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ICP备050223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