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人百草园全新改版,隆重上线!   树人百草园投稿须知   树人百草园栏目介绍  

您所在位置:首页>> 树人百草园 / 言而有信 >>文章浏览

拷问今日教育

作者:杨万欣 文章来源:原创 发表时间:2013-11-22 点击次数

近日,关于高考英语降分引发热议后,数学又引发了集体吐槽。英国大学一年级的数学考题是勾股定理,中国高考的几何题需要做出这么多辅助线。在第六届北京可持续发展教育国际论坛上,当教育部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力把两道考题展示给参加会议的中外来宾时,白头发的外国学者都发出一片惊呼,中国学者却默然。

我们的教育到底怎么了?到底什么是真正的教育?

于是,我想到了几位大师,想到了他们所接受的教育。民国时期的北京大学,有着十分优良的“破格录取”传统。1917年,北京大学在上海组织了一场自主录取考试。当时,刚刚从美国回来的胡适先生也参与了阅卷工作,他负责国文阅卷。他看到一位叫罗家伦的考生,作文写得非常棒,便给了满分。可后来得知,罗家伦虽然国文很厉害,可数学却考了零分,而且其余各科成绩也并不出众。怎么办呢?胡适先生在招生会议上,力主“破格录取”这位偏科严重的考生。幸运的是主持招生会议的校长蔡元培也支持胡适的建议,最后,力排众议将数学考了零分的罗家伦招进北大。事实证明。蔡元培和胡适的决定是正确的。罗家伦不但成为“五四运动”的得力干将。1928年,还以北伐少将的身份,被南京国民政府任命为改组后的国立清华大学首位校长。

北京大学这种“不拘一格录人才”之风,甚至也感染了清华大学。作为“破格录取”的受益者,罗家伦在清华大学也“破格录取”了不少大师级人物。1929年,钱钟书报考清华大学。虽然国文、英文考得不错,但数学只考了15分(另有一种说法是考了零分)。后来,已经成为大师级的钱钟书回忆,“我数学考得不及格,但国文及英文还可以,为此事校长罗家伦还特地召我至校长室谈话,蒙他特准而入学。我并向罗家伦弯腰鞠躬申谢。”1931年,吴晗报考清华大学,这位浙江小伙子的数学成绩比钱钟书更烂,他是货真价实的零分。可他有幸生活在民国时代——他被清华大学录取了。1930年,臧克家在青岛国立大学的入学考试中,数学考了零分,作文也仅仅是三句诗歌:“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成幻光,谁便沉入了无底的苦海。”就凭这三句诗歌,文学院院长闻一多做主,将臧克家“破格录取”。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便多了一位叱咤风云的诗人。

还有,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在撰写季羡林回忆录《我的老师季羡林之学生时代》时,知道季老小时候学习严重偏科,为此,钱文忠教授还做了细致的调查。他先是问季老本人当年高考时数学考了多少,季老只说“很低的”,其他并不多言。锲而不舍的钱文忠教授于是去查了清华大学的档案,发现百分制的数学考卷,季老只考了4分,而且他的第一志愿填的居然是数学系,真是令人难以想像。

当然,今天我们的高考中也有破格录取,比如校长实名制推荐的“保送生”制度。可这种制度之下,录取的依然是那些考试成绩优秀的学生——他们就算通过正常途径,也可以考入名校。“保送”他们,实属“锦上添花”之举,完全失去了“破格录取”的“雪中送炭”本意。因为教育在这个过程中似乎发生很大的变化,似乎已完全被分数所绑架。走进千学万校,观遍万校千学,在今日的教育中分数的统帅地位未减,名次的霸主地位日浓。君不见一个高考状元,立刻会赢得社会各界的捐助数十万元;君不见,一个特优学生,学校很快会免除全部学费并给以生活补助。似乎这些状元和特优生就是中华民族的希望,就是炎黄子孙的未来。拼命的学,玩命的教,疯狂地考,这已成了没有规定的规定,这已成了不是规律的规律。由此而生的是学生的失望和家长的无奈,社会的筛选和生活的淘汰。教育的脆弱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人性的泯灭在这个过程中幻化得巧妙自然,纵然有许许多多的创新与特色,有许许多多的成功与辉煌,但骨子里面仍然是应试的血液在奔涌。教师与学生的关系依然表现得冠免堂皇。在我们的校园里,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某某学生特别听老师的话,所以是个好学生;某某学生将老师传授的知识象竹筒倒豆子似的全都写在了试卷上,成为了成绩优秀的学生;某某学生是个三好学生等等。这当中都隐含着一种根深蒂固的奴性教育,都包含着对孩子创造活力的扼杀!

    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在小时候天真好奇充满童趣,而进入校园后在一天天的听话教育中却变得少年老成、失去了探究与创新的活力?为什么总是教育孩子要沿着分数攀上顶端,在学而优中成为人上人呢?因为我们的教育充斥了太多的功利教育、奴性教育。这种现象比比皆是,但我们却熟视无睹,充耳不闻。君不见我们的教育制造了太多太多的顺民,培养了太多太多的升学无望、就业无门、治富无术的良民。就是这样的浩荡大军在为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大厦添砖加瓦,就是这样的一代代新人为我们的事业增光添彩。不能否认,我们有成果、有辉煌、有业绩、有骄傲,但在世界经济与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为什么总觉气喘、心虚?为什么我们突然在21世纪的今天才感到我们教育已痼疾重重?尽管原因很多,但教育被分数绑架、师生被分数绑架已是人人心知肚明的事。目前的新课改虽然给了孩子一定的权利和尊严,但见诸报端的无数事实让人不得不承认学校管理中人文精神的失落,学校教育中奴性教育的猖狂!一切的一切都在难言与不言之中。

    学生身体素质下降了,我们就考体育;学生动手能力差了,我们就考理化生实验;学生语文没学好,我们把语文卷升为180分……这真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啊!

我无奈地查了查教育一词的溯源:始见于《孟子·尽心上》: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说文解字》的解释,教,上所施,下所效也育,养子使作善也。 关于教育的定义,中外的教育家、思想家和一些知名人士都有自己的语录孔子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鲁迅先生说:教育是要立人。儿童的教育主要是理解、指导和解放。蔡元培先生说: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的责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种特别器具。陶行知则认为:教育是依据生活、为了生活的生活教育,培养有行动能力、思考能力和创造力的人。黄全愈先生认为:教育重要的不是往车上装货,而是向油箱注油。钟启泉教授认为:教育是奠定学生发展人格成长的基础。面对今天现实生活中屡见不鲜的伪教育甚至反教育现象,面对教育生活中日益严重的教师职业倦怠乃至职业困惑,面对急功近利的疯狂择校和学生书包的日益沉重,我深切地感受到,对教育,我们还十分有必要重新打量,追本溯源,返璞归真。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指出:“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基石,是提高国民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根本途径,寄托着亿万家庭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我们真的应该反思我们的“高质量”“高分数”“高升学率”,我们真的应该反思我们的“封闭管理”“准军事化管理”,我们真的应该反思为什么英雄被明星替代、爱情被金钱收卖、善良被邪恶扭曲、正义遭权势迫害?我们真的应该反思怎样让孩子们做学合一?怎样让孩子们立德做人?谁为孩子的未来买单?谁为民族的未来奠基?唯有真正的教育!愿我们的教育能够真正肩负起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与崛起这一伟大梦想的重任。

 

[责任编辑: 桢儿]

Copyright © 2001-2011 Shuren100.com 河南教育报刊社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ICP备050223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