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人百草园全新改版,隆重上线!   树人百草园投稿须知   树人百草园栏目介绍  

您所在位置:首页>> 树人百草园 / 言而有信 >>文章浏览

美人心计与女人美德

作者:薛战琴 文章来源:济源市学苑路小学 发表时间:2013-06-20 点击次数

 

  《美人心计》讲述了西汉文帝时期的皇后窦漪房跌宕起伏的一生,历述了西汉高祖刘邦、惠帝刘盈、文帝刘恒、景帝刘启四位皇帝时期勾心斗角的后宫女人战争。在欣赏该剧的过程中,也有很多的感慨:觉得此剧工于美人的心计,却忽略了女人的美德;本剧历史人物属真,有关人物的故事却与史料记载有出入。


  先说吕雉与戚夫人以及薄姬3位刘邦时期的“美人”之间的争斗。吕后与戚夫人之间的故事,我在幼时已经从一部《汉宫血泪》的戏曲中了解过,当时觉得吕娘娘太狠毒,很同情戚娘娘;长大后,看《刘邦传》,也读过一些汉代史事,才觉得戚夫人的悲剧也有她自身的原因。她太持宠妄为,在刘邦活着的时候,多次撺掇刘邦企图废去刘盈的太子位,“手段极为恶劣,无所不用其极”。这使得吕后对戚夫人母子恨之入骨。后来吕后听从张良的计谋,请来当时满腹经纶的天下四大名士——商山四皓。“商山四皓”的出现,让刘邦觉得太子的羽翼已丰,再也没有废太子之意。就这样,刘盈在刘邦逝后顺利登上了皇帝的宝座。这时候的吕后母子,已经是最大的赢家;这时候的吕后,应该以自己太后之威严、智慧和宽容,去协助儿子成就大业。可是,她却独揽大权开始了残忍的报复,毒死赵王如意,将戚夫人做成“人彘”;为了权益,竟不惜乱伦,让年幼的外甥女嫁给舅舅为皇后;生性善良的刘惠看到心爱的小弟弟死在自己榻前,美丽的戚夫人成为一团肉疙瘩,精神受到极度的刺激,在难以承受母亲巨大变化的恐怖之中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年。吕后费尽心机保住了儿子的皇位,却因残暴葬送掉了儿子的年轻生命和一生的幸福。


  在吕后和戚夫人的战争中,文帝刘恒的母亲薄姬是置身事外的人物。史料记载,薄姬为人谦和,在生下刘恒后,基本上没再被刘邦宠幸过,这正是她没有被吕后暗算的一个原因。可是在《美人心计》中,薄太后却是吕太后的心腹大患,显然与史料不符。剧中的刘盈为了自由和精神恋情始终陪伴在窦漪房的身边,刘章为了爱情放弃皇位,更是杜撰的故事,是落入“爱情至上”的俗套。据史料记载,吕后死后,有人提议让齐王刘襄为皇帝,但因齐王母舅家族势力强大,大臣们害怕再来一个吕氏专权,所以被否决;淮南王刘长也因“家母恶”被否决。周勃和陈平主张立代王刘恒,因为“薄氏谨良”,刘恒又以“仁孝闻于天下”。于是派人去请代王,可是薄氏却不肯轻易让儿子去冒险。可见,历史上的薄姬,是把儿子的生命看得比皇位重要的女人。正因为有着淡泊名利的母亲,刘恒才极具偶然性更是必然地登上了皇帝的宝座;正因为有着一颗平常心和平民心的薄姬,才养育了历史上最宽厚仁德、最亲民爱民的皇帝,才有了后来名垂青史的“文景之治”。可惜的是,《美人心计》忽略了这些品德,一味地描述宫廷之争,似乎所有的皇位都是皇帝身边的女人——母亲或妻子靠手腕算计来的。


  历史上的文帝皇后窦漪房,出身贫寒,从不以地位显贵而盛气凌人。文帝时期的后宫,似乎没有什么花边新闻,却硬造了个“慎儿”来与窦氏争宠争皇位,我觉得有些亵渎文帝和窦漪房。景帝时期,确实有太子刘荣之母栗姬和汉武帝之母王美人,却并没有剧中所写,王美人曾与景帝有着那么多的恩恩怨怨。栗姬和王美人,只是宫中的两个妃嫔。栗姬的儿子做了太子,栗姬离皇后也仅仅一步之遥,她的愚蠢与骄横却改变了这一切。因为长公主想让女儿阿娇做皇后,她却不领情,逞一时口舌之快,得罪了长公主,公主从此与栗姬作对。汉武帝刘彻成了获利的渔翁,是因为他的爱情誓言:“如果能娶阿娇为妻,我就要亲自建造一栋金屋子让她居住”。这就是“金屋藏娇”的来历。刘彻顺利地登上了皇帝的宝座,他的丈母娘馆陶公主功不可没,因此他对自己的表姐加皇后陈阿娇是恩宠有加。如果阿娇能以自己的聪明和柔情来赢得皇帝的爱,她的皇后之位是谁也替代不了的,可是,她却蛮横刁钻,总以恩人自居,已让皇帝不胜其烦,后来又迫害皇帝新宠卫子夫,终被废,出居长门宫。即使后来“千金买赋”,留下的也只是一篇被武帝称为上乘之作的凄恻动人的《长门赋》,终究没有挽回刘彻的心,最后凄然逝于长门宫。


  是汉武帝太无情吗?


  历史上的汉武大帝确实很“酷”,即便有着“金屋藏娇”的婚姻承诺,即便有着近40年夫妻情的卫子夫,也逃脱不了被废黜的命运;武帝晚年,为了杜绝吕氏专权的事再度重演,大开杀戒,赐死了太子弗陵的生母 ;为了不留下任何一个能够充当仅仅8岁的太子养母的女人(小皇帝的养母当然也有可能被立为皇太后),还以种种罪名处死了其他皇子和公主的母亲。李白《妾薄命》一语中的:“昔日芙蓉花,今成断魂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可叹雄霸天下,拥有无数美姬的汉武大帝,死后茂陵的皇后位却空缺 。被追尊为“孝武皇后”的李夫人陵墓,是离茂陵最近的陪葬墓;和汉武帝并列放在祖庙受后人拜祭的也是这位李夫人;说武帝无情吧,他却留下了情思浓烈的《伤悼李夫人赋》,倾注思念之情,真挚而深切地哀悼李夫人。这位李夫人何德何能,能俘获一代雄主的深情呢?


  据《汉书 外戚传》书,李夫人“妙丽善舞”,深得武帝爱幸。李夫人生下儿子昌邑王后,产后失调病重于床榻。武帝亲自去探视,李夫人却用锦被蒙住头脸,再三拒绝与武帝相见,武帝十分不悦地离开。武帝走后,姐妹们埋怨她触怒圣威,李夫人却说:“凡以貌悦人者,色衰则爱驰,爱驰则恩绝。倘以憔悴的容貌与皇上见面,以前那些美好的印象,都会一扫而光,还能期望他照顾我的儿子和兄弟吗?” 李夫人死后,汉武帝伤心欲绝,亲自督饬画工绘制他印象中的李夫人形象,悬挂在甘泉宫里,旦夕徘徊瞻顾,低徊嗟叹;对昌邑王钟爱有加,将她的哥哥李延年推引为协律都尉,对她的弟弟李广利更是纵容关爱兼而有之;还写了汉代辞赋史上传诵千年的《 伤悼李夫人赋》,直抒“怛兮在心”的痛切相思;从此,一位雄才大略的政治家,一跃成为中国文学史上悼亡赋的开山鼻祖。可见,拥有美人心计远不如拥有女人的美德和聪慧,在美女如云的汉宫里,即便有倾城倾国之貌,没有冰雪聪明和清醒理智,李夫人的美好形象是不可能永驻武帝心中。


  美人心计也好,女人美德也罢,在那窒息人性的深宫中,在伴君如伴虎的社会里,即便是心机和美德俱有的一代贤后卫子夫,维持的也仅仅是38年的皇后位,创下了中国历史上第二长皇后的记录,最终仍不得善终;即便是才、貌、德俱佳的班婕妤,也只能“作赋自伤悼”,在冷宫中凄凉地空度余生。历史的长河滚滚东去,流走的永远是糟粕,留下来的才是精华;不管什么时代,女人的美丽总是易逝的,精明强干如王熙凤,也有“反被聪明误”的可能,唯有美德才能永远光彩怡人!

 

[责任编辑: 小心有喵]

Copyright © 2001-2011 Shuren100.com 河南教育报刊社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ICP备05022387号